ROOT.

沉迷肖根无法自拔。

【TSN/EM】From the dream

      一发小短篇,偏Mark视角,第一次写本命CP请多多指教:)
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 "我回来了。"
      Mark从冰冷有序的数字世界中抬起头来,眨了好几下眼睛才让意识接纳面前醉醺醺的Wardo。倒不是说他没有见过Wardo喝醉的样子,而是Mark对自己的好友太过熟悉。Wardo圆润的棕色瞳眸中总是闪耀着温柔的光泽,甚至给望向它们的人一种内里涵盖着母性光辉的错觉;他与生俱来般的绅士风度永远表现得充足,在某些事情失去控制前他总能将局势掌控得完美。Mark没有看见过他像此时此刻一般反常失态的模样,以致于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“你现在就像刚刚喝过几十升的啤酒后还原地旋转了好几圈一样。”
      Mark抿紧唇,搀扶着他眼里看上去下一秒就会倒下的Wardo,因周身环绕的浓重酒味而蹙起眉头。醉酒的人没有回应,以沉默作答倚靠在Mark的臂弯里。
      屋内阖静,酒精为Eduardo渡上一层看不清明的气质,暖黄灯光下他的潋滟眸光流转着晦涩难懂的含义。Mark注视着他,舌尖下意识舔舐过红润嘴唇。逼仄的寂静被打破以前,他看到Wardo俯首偎近,直至一瓣柔软印了下来。
      轻缓垂下眼帘,Mark的脑海闪过纷繁冗杂的画面。
      Wardo的手绕至他颈后,借身高优势将大衣披在他的肩膀再细心拢紧;Wardo在他身后贴近,下巴轻搁在他肩头,不动声色看荧幕的白光焦灼于他全神贯注的脸上;众目睽睽下,Wardo驾轻就熟为他理好内翻的衣领……
      Mark会对Wardo发表的关于他“缺失自理能力所以不得不接受Wardo的照顾”之类的言论反唇相讥。但在他接受那些人前抑或是只有他们两人相处的时候Wardo都付出得无比自然的关心时,从未怀疑过他习以为常接纳的僭越了好友这个词所划分的界限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Mark睁开眼睛,枕在颈下的手臂被长时间压迫而隐隐发疼。
      四周是一成不变的场景,深夜Facebook总裁办公室的灯光昏黄,窗外无息洒下冬日的雪。他的唇面似乎残留着肌肤触碰的余温与湿润。恍然间,Mark的视界里仿佛真的出现那个温和的少年,绽开的笑容染着未脱稚气,掩饰不住的温柔。
      再苍白的场景被梦境 涂满了色彩,也足够以假乱真。
      而他第一次希望自己沉睡,不要醒来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4 )

© ROOT. | Powered by LOFTER